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园地 > 趣味鉴赏 > 正文

传世古玉和出土古玉的鉴别

发布时间:2013-08-01 13:01:09
    传统的古玉是指新石器时代至清代末期,经正式或非正式发掘出土的和历代官府及民间流传于世的玉器。传世古玉与出土古玉相比,不仅从数量、款式、玉种、质量上大为逊色,而且还掺杂着许多制玉商和古玩商为谋求高额利润而制作的伪古玉。使人真伪难辨,无所适从,从而降低了传世古玉的可信性和科学性。对古玉的辨伪与鉴定,已渐趋成为收藏家、文博古玩家及爱好者的迫切要求。
    传世古玉 玉器在相当长的岁月中,经受空气中氮、氧和二氧化碳的“呵护”,以及玉器在人们的摩挲中,常年受人体汗水中的氯化钠、微量尿素及碳酸等无机化合物的侵蚀,其外表逐年产生了蜡样光泽的氧化膜,俗称“包浆”。这种光泽柔和自然,温润光亮。同时,有一些古玉因收藏封存等原因,虽没产生蜡一样的包浆,但温润内含,似有一层皮壳笼罩。笔者认为,凡是“浮光掠影”的玉器,绝对不可能是古玉。所以,凡是在鉴定辨伪传世古玉时,利用光线对玉器的折射,便能对玉器的新旧加以区别。这是笔者最近几年所总结的鉴定经验。面对一些利用老玉改制、旧玉新雕以及后琢纹饰和铭款等的玉器,笔者认为最主要的一点是看其玉器的包浆是否熟旧。其次再看玉的器型、纹饰与其玉种的颜色,是否符合其当时的时代风格。另外,再看器型是否完整、规矩,纹饰分布是否得体等。总的来说,新雕部分哪怕是作伪高手,只要加以仔细辨别,其中必有破绽。
    出土古玉 玉器在墓穴或遗址中,经受百年乃至几千年土中的金属矿物元素的侵蚀,由玉表渗入肌理,逐步产生了沁色。这种沁色或浮于玉表,或渗入玉肌,瑕疵皱裂处尤为明显。而不同的地域,甚至不同的环境,其沁色有着迥然不同的色差。一般来说,燥土之斑干结,湿土之斑润泽;干结者色常鲜明,润泽者色终黯淡;有土斑并有瘢痕者,大都为沙土坑,无土斑而有瘢痕者,大都是水坑。也就是“近水则湿,远水则燥”之说。
    玉器在土中常年受地下金属元素的侵蚀,会产生不同色彩的沁色,常见的有以下几种。
    黑沁。是玉器在墓穴中受土中所含铅或铁等金属元素的长期侵蚀逐年产生的一种沁色,俗称“黑漆古”。
    血沁。玉于墓穴中受尸血浸侵,逐年产生暗红色,名为“枣皮红”。但从众多考古发掘出土的玉器中,带红色血沁的很少,即便尸体手中所握,七窍所塞之玉也尚未见带有血沁的玉,只是从宋以前的大型墓穴或遗址的土层中,偶然发掘色赤如血的玉。有一些白玉局部渗染红色,尚留有部分白玉的本色,红白分明、鲜艳夺目,俗称“糯米豆沙”。这种白玉的沁色,在汉代、魏晋、南北朝及北宋的墓穴和遗址中发现得为多。这种沁色是古玉中最为难得的珍品,广受收藏界人士的钟爱。
    土沁。玉在土中受干燥黄土的浸侵,色如甘栗,有的还粘有黄色的土斑,久洗不脱。这种沁色在出土的汉代和元代玉器上出现得较多。
    水沁。所谓水沁是玉器上的一种白色沁。这种沁色主要发掘于江西、浙江、江苏、广东、广西等地出土的古代玉器上。
    我的黄老师曾经告戒我说:玩玉器的其实是你自己与玉器的缘分[信息沟通].没有捷径可走,学习,上手,盘玩,交流,总结再学习上手盘玩交流总结.我们通常按古董的年代概念分玉器的古与新。现在很多时候已将民国以前,甚至有人说凡是解放前人力铊制的玉器都称古玉。新玉具有的是使用现代加工工具和工艺的特性.
    但从玉石固有特性和其文化信息的特性而言,简单讲我们一般将汉代以前的玉器[包括汉代]称为“古玉”。[我们自己认为的,不必要较真.]
    因为汉以前的玉器,用途多为礼器,即便佩饰玉也常具某种礼仪的象征性,拥有者决非普通民众。玉器的造形多神秘而抽象,具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魅力,如龙和螭都不是现实中有的动物,观赏起来却异常生动。故有学者将汉代之前的玉器时代,称之为巫神玉时代。[我个人认为红山和良渚文化玉器就是巫神文化]汉以后,玉器逐渐民俗化,造型写实,刀工软弱无力,神秘感尽失,令人索然无味。

    再者,玉器有一种特性:接触其他东西[或说元素]时间长了会受沁。其沁色或浅或深,或成点成片,深可入骨甚至成皮壳。沁的美感是无与伦比的,大家都知道乾隆皇帝非常喜欢玉器,更喜欢古代玉器,最喜欢带有沁色的玉器,这从乾隆皇帝下旨叫工匠给新玉染色便可知一斑。形容沁色的称呼有如:白色有象牙白、雪花白,红色有鹤顶红、人参朵、枣皮壳,黄有梨花黄、秋葵黄,紫有茄皮紫、玫瑰紫,绿有鹦鹉绿、蕉牙绿等等,不一而足。玉的沁五颜六色,千奇百怪,让人叹为观止。而入骨的和多彩的沁色,需入土一两千年以上才会有比较到位的沁色.
    三是,只有古玉经盘玩后玉质脱胎换骨,才能美伦美奂。于是生坑器到熟坑的把玩品赏过程,便滋味无穷了。你只要自己亲自把玩一件古玉器,从她的出生[生坑刚出土]把玩,直到脱胎.你才能有这种感觉!说不请,道不明。
    因此,古玉爱好者不可不知:几百年前的旧玉器与近时的新玉器在文化上和沁色上是没有多大区别的。无论从玩赏性、文化内涵和品级上,只有汉代以前的玉器才堪称“古玉”(不表示乾隆时代的玉器不好)
 
生坑与熟坑古玉的分别

    生坑古玉是出世后,未经清洗和整理甚至还带着泥土的古玉器,基本保持着出世时的原貌。凡清洗过后,经人把玩,或在有人气之处长期摆放过的古玉,便是转入熟坑的。对比熟坑器,盘熟程度分一至九成熟,也可简称半生或半熟。
    经过常年盘玩后土气和葬气味全去,沁色不再转色的,通身美妙滋润,状若宝石(即呈蜜蜡状并带宝石光)的为熟坑古玉。
    未曾入过土的古玉器称传世古,传世品多会有些牛毛纹,并不会脱胎,故不在本文的话题内。

古玉的盘与不盘
    说盘玩古玉,一般是对爱好者而言。
    古玉盘玩是玉文化和古董文化中一个极具特色的现象。她区别与其他古董的最基本的一点是她能通过人的感官和触摸给人一个信息的交流.譬如一幅古画或一件古铜器和瓷器,即便再喜欢它,也是不大能拿在手上来把玩搓弄的,更不能指望它会越玩越靓。因此说,盘玩是对古玉的一种再创造,也就自然高出一等。[不反对其他意见]
    古玉可说是集古董文化全部主要特质的唯一古玩门类,无论从何角度,如年代,品级,观赏性,保存和普及程度.
    玉还具有实用性,它不但是上古时的工具,现今还能经常拿在手上玩,据说还能治病,能玩又能医当然算是一种实用性。而盘玩又能使古玉发生变化,这就使古玉还带有再创造性,可以说是一种深层次的文化现象。
    再者,能否将一块古玉盘出,亦是判别古玉真伪的最重要手段之一。通常的情况下,在盘的初期数月,真古玉就逐渐出现原本所没有的少量的变化,时间越长光会越多,玉质感也越强,玉的沁色会出现宝石光样的变化,这是任何假古玉所无法具有的特征。
    因此,对于普通爱好者而言,没有盘玩过古玉的玉器爱好者是很难令人相信其人属于爱古玉之人的。
    个别研究玉器的“专家”,有说自己从不收玉也不玩玉。[我的其他帖子里有关于这类人的描述的,简单讲故宫博物院的专家不可能拿件宫廷里的玉器把玩,或许他们也没有时间去把玩,因为什么???他有这个时间去给人家讲课多好!即授他人以业,自己也得到实惠,还能帮助朋友买卖东西!!]这是怎么回事呢?大概是工作性质不允许,如是搞考古的或是他的工作是上面分派的,而并非是真的因爱好才去研究玉器,他们工作时接触的东西也是包真的。如此,这类不盘玩玉的专家对古玉的认识程度,至少是对古玉深层次的变化上和倡导方法上,是有点欠缺的。也因此:考古的专家并不一定就是认玉和玩玉的专家。
    这当然无需大惊小怪,自清代乾隆年后,玩古玉大概就没此前时髦了。清朝遗老刘大同写的<古玉辨>当纯属避世之作,从清末至大陆解放以前,在乱世中有心思玩古玉的人应该已经没几个的,以后又一路是搞阶级斗争文化大革命,又有谁敢玩这玩意。可以准确的说,盘玩古玉这事,在大陆至少是中断了三、五十年,因此真懂玩的人极少,也就不足为奇了。会玩能玩好的少之又少,玩出彩的几乎没有.如今我们有幸再玩起这老祖宗留下的好东西,完全是拜当今太平盛世百业兴旺所赐啊。
    生坑器若是经过清洗整理后,为便于观赏而长时间接触人气后会逐渐熟化,而失去生坑的原本面目。如果要保持生坑器最好是:不清洗还要用玻璃罩密闭起来,还要一定的湿度和温度.并且要固定好.[用钓鱼的线最好]

哪何种情形下才需要保持生坑古玉器呢?
1、凡科学考古出土而具有标准器性质的,和其它具有研究价值的。

    考古挖掘出来的古玉器,多数可以是所有传世玉器断代的标准器。通常的情况下,对任何传世古玉的判断,无论从型制、做工、用料及沁色上都需要尽量参照标准器。标准器一般只会为国家单位所有,不大可能让个人拿去随便玩的,也就不大存在盘玩的问题。
    一块古玉出世时,一旦无科学记录的离开了原地,即成为来历不明的传世品。[我们大家所持有玉器99/100属于这类器物]而这里说的“古玉”,大致上也就是指的这类器物。除了少数有传承记录的外,这类古玉器尤其是史前的,几乎完全失去了研究价值,反正不会有哪个学者糊涂到会用来历不明的器物去发学术报告的。即便有的做了某类鉴定出来,也肯定不会有哪个部门能要它去做标准器的,而百姓们拿来玩自可是乐在其中了。当然,这类器物的价值远不能与标准器相比的.
    但目前古玉市场较为混乱的原因之一是:缺少比较严格而精确的鉴定标准,而这种标准是有可能的建立的。
    专家们在顾着系统和宏观上的研究时,应同时注重建立微观的辨认体系,如历代碾砣的手工特征(可以是10-50-100倍放大的观察)就可以作出明显的区分。甚至盘玩过程中会出现的特别规律也可作为鉴定条件。
    其实仅仅挑一些标准器出来做盘玩,并将变化公诸于众,都会对倡导大众如何辨玉玩玉有极好帮助作用.
2、以为生坑器容易卖钱的。

    想多卖钱当然不错,但见过熟坑古玉的人都明白:那价值比生的要高得多。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如能将一件古玉玩上几年,别人再出十倍的价钱你也未必会肯出让。爱玉与从商是两码事,若是爱玉,真切的去玩赏它,既赏心悦目又能体会“君子比德于玉”的内涵,才见人生乐趣。光想着它是否好卖的只是商人或是造假者了。
3、多了没空玩或专留给后人去玩的。

生坑古玉的选购
    一般地说,辨别熟坑古玉比生坑古玉要容易,而辨别生坑古玉却要在先,这当然是玩古玉的基础。

    古玉的鉴别通常是从型制,玉材,做工,沁色和包浆上综合判断。如有任何不自然处或是做假的痕迹,即需格外小心。
    观看唐代以来的玉器,主要在于辨别是否为和田玉的制品,及玉质的品级和做工,凡手工铊制的和田青白玉类的玉器,多有收藏的价值。和田玉的辨别这里就不加多说。在做工上,通常玉好就会有好的做工,换句话说,做工好的玉质也一定会不错,这尤以乾隆年间的为甚。而其带的色是沁色或为真为染或为原皮,则需作出区别。
    目前的研究,有以和田玉为“真玉”,以商代妇好墓出土的和田玉器为标志,玉文化算是进入了真玉时代。已确定的和田玉器,大约出自距今六千多年前仰韶文化的半坡类型的遗址。玉文化约有万年之久,距妇好的时代相间数千年,其间当然会有不少和田玉的制品,但大量为其它玉材。史前之器,多因确少对照的标准器而不易被确定,玉料相当繁杂,有的料甚至于不知出自何处。
    因此玩古玉,通常对史前的玉器,并不特别重视其材料。如果玉料是和田的或硬度大于6度,收藏价值会高些,因除了水晶玛瑙和一些石英类的外,有玉质感而硬度高过6度的,多为透闪石类,比阳起石类和蛇纹石类的质量要好些的,如良渚文化的多数玉器用料。
    当然,不论是何种玉料的史前古玉,通过盘玩都会变的很美,但还是以古和田玉为最。古玛瑙和古水晶虽极难盘出光彩,也会在盘后变得十分温润可爱。
    古玉的做工,商至汉的并不难鉴别,只需上手观察过一些真品就明白:古人的制玉方法,如游丝毛雕的刀法,是无人能仿造出来的,甚至双勾阴线的工整和汉八刀的简练犀利也为后世无人能及,这就如同后世的玉器再也做不出史前的神秘感一样。
    如史前的良渚玉器,用料多为一种青玉,产地不详,比较坚硬,大约在5-6度,常带黄色和白色光点。其上的阴刻线多是一种断续刀法,常常是弯曲的地方用连续的线距均匀的跳刀法.尤其是曲线,是由短斜细线组合而成的,细线密集的程度用肉眼难以看清,一般在1毫米内少则3-4条;多则达6-7条,这种不可思议的极为高超的手工,即便乾隆时的工匠大师也只能望而兴叹。而有无这种手工,便成为辨别良渚玉器真伪的重要方法之一。造假的充其量只会形状貌似而已,就是用如今的高科技手段加许多工夫,也不可能完整而逼真的刻划出来。[现在的高仿品,在40倍放大镜下就会现原形.]
    做工上比较难断的是一些工少的史前器物,红山和良渚需要仔细查看有无任何机器加工的痕迹,但即使看不出机器工的,也不能仅以此作出判断。
    古玉的型制主要是指玉器的外形与制作时的构思,各个时期的玉器,因文化背景和工具的使用水平,各种形状制法都有其特征,以此可判别一件玉器的大致年代。各时期型制的判定主要是依靠出土的标准器,这部分的器物资料,近来出版的<中国出土玉器全集>做了很好的汇总。